普缇纪录片谈死亡‧若无丈夫孩子‧我希望一睡不起

2020-07-15 阅读 940 次 作者: 来源: O默生活
普缇纪录片谈死亡‧若无丈夫孩子‧我希望一睡不起(雪兰莪‧八打灵再也)泰国“神奇法医”普缇在赵明福离奇坠楼命案的验尸庭2度供证,使她的声名大噪,以致《国家地理频道》在6年前深入南亚大海啸灾区访问普缇的纪录片,再次被网友搬上各大网站。经历各种大事件的普缇,在访谈说了一句震憾人心的说话:“如果我没有丈夫和孩子,真的希望一睡着之后,就永远不要醒来面对这个丑陋的世界。”这个题为《泰国法医普缇——曼谷罪案现场》的纪录片,在短短一个月,就取得逾10万次的点击率,可见普缇在网络世界的强大影响力。纪录片内容讲述普缇在“没尸体的谋杀案”、“恆通自轰案”以及“法医与警方对峙事件”,受到泰国警方、黑社会及势力人士的压力及威胁,当中普缇亲为自己的学生验尸翻案,更令她成为泰国人心目中的英雌。根据长约1小时的纪录片讲述,普缇是泰国5位法医病理学家之一,称为泰国最有影响力的女性之一,但是她不是摇滚歌星、政府人物或黑道人物,只是一位法医。由于她多次揭发泰国警察错误判断悬案,而成为警方及黑社会的眼中钉,但是泰国人民却排队上门要求她为亲人翻案。女儿反对当法医普缇提到,女儿亚拉薇不想她再当法医,认为这份工作有害无益,经常引来势力人士的施压和批评;后来女儿到寄宿学校唸书,她反而很高兴,至少女儿在校内不懂她在做甚幺。普缇说,她的父母都是科学家,耳濡目染之下才对犯罪及科学的有浓厚兴趣,她更是70年代电影《法医神网》的忠实影迷,她特别喜欢剧中不畏强权及立场坚定的昆西医生。她说,大学毕业后,本想去当室内设计师,但是父亲坚持她要当医生,“我不后悔做这份工作,这让我更了解生命,我死后应该不会下地狱。”普缇与银行家伟才结婚20年,育有一女亚拉薇,可惜她大半年时间都不在家,与女儿聚少离开。丈夫伟才是普缇的精神支柱,伟才坦承结婚多年,他很难解释对她的感受,“但我和她在一起很快乐,我唯一能做的是,当她挑战权势的时候,我全力支持她,为她祈祷。”患癌才感觉死亡恐惧普缇说,在她患上癌症后,她开始改变生活,不再动辄发脾气、不对自己施压,也戒吃肉;笃信佛教的普缇说,既然“死者的亡灵挑选我来改革泰国腐败的制度,我不能就此罢免,一走了之。”她说,她是的学生珍吉拉死后6个月后,普缇发现自己患上甲状腺癌症,翌年大肠癌也找上门,经常与死人打交道的人,终于感觉死亡来临的恐惧。查学生被杀得罪警方成名纪录片透露,泰缇第一次与泰国警方扛上,并让他因此成名,就是调查自己的学生被杀事件。儘管在调查过程面对警方的百般阻绕,但她坚持其工作是为了找出真相,就算开罪警方也无可避免。普缇说,她在泰国北部念法医学,在当地生活8年后,回到曼谷玛希隆大学医学院任教,她有一位性格活泼、长相甜美女学生珍吉拉失蹤两週。经过警方调查,性格内向的男同学瑟恩承认求欢不遂而在爱情宾馆内勒死珍吉拉,却没透露将尸体藏到何处。警草率宣布破案她称,虽然警方一直找不到尸体,却因瑟恩愿意认案,而草率地宣布破案,并将他控上法庭,伤心却绝的珍吉拉父母不甘心,请求普缇调查。“我发现瑟恩的供词出现矛盾,因为宾馆内没有血迹、血腥味或杀人痕迹。”瑟恩被逼承认,自己是在宿舍杀人,普缇更在宿舍找出珍吉拉的尸骸。此时,警方鲁莽的调查手法受到指责,普缇说:“我的工作是找出真相,即使得罪警方也在所不惜。”从那天开始,许多认为亲人死因有可疑的家属纷纷找上门,要求普缇重新验尸,人们相信我可以帮他们查明真相,如果警方帮不上忙,他们就会找我。”不满泰警拿红包办事普缇在纪录片中说,她不满泰国警察的不成文规矩,先拿“红包”再办事的陋习。她不想让泰国警方控制法医体系,要从警方手中把控制权拿过来,因此泰国政府成立法务部,让普缇所领导的单位来制衡警方的力量。成立法务部制衡警力量报导称,要将嫌犯定罪,必须有尸体,但泰国经常发生尸体失蹤,法庭不採纳指纹、血迹、弹头或鉴定结果,所以很多人行兇后仍可以逍遥法外。普缇不满地说,在泰国的调查权属于警方,在西方国家则属于法医部门,如果法医部能独立运作,就能遏止滥权歪风。海啸验尸被指贪钱据纪录片的报导,南亚大海啸发生后的第3週,泰国警方才抵达攀牙府,来到就严词批评普缇一行人的表现不符合国际刑警的程序。普缇直言:“我很不高兴警方的批评!”,她愤然去找警方交涉。“从灾难第一天开始,警方根本没到过杨姚寺,直到第3週他们忽然公开指责我们表现不及格,还有人指责我贪婪验尸经费,但是我一毛钱也没拿。”2週后,在当时的泰国首相塔辛的支持下,警方召开记者会宣布接手认尸工作,普缇等人必须撤退,坐在一旁的普缇神色黯然,似乎在说:“我失败了”。结果,屋漏偏逢连夜雨的灾民必须老远到普吉领尸,花大笔钱将尸首运回家乡,当年普缇也获得泰国政府颁发“最佳人道奖”。为女开派对惊闻海啸纪录片报导,2004年南亚大海啸发生的那一天,普缇在曼谷与家人为女儿亚拉薇开着派对,正播娱乐节目的电视,忽然插播泰国南部遭到大海啸洗礼的新闻,造成数万人死亡。此际,女儿看着神色凝重的普缇,她料到这场热闹及开心的派对,将随着母亲的工作而宣告终止。“当时,我还为女儿开派对,当我听到噩耗,马上打电话给法务部长,问他我能不能帮上忙,由于普吉的人手已足够,因此省长要求我带队到另一灾区攀牙府。”她说,她到案发现场,尸体源源不绝地被运过来,“现场到底有多少具尸体,有300具吗?”塞尔维亚的志愿医生鲁巴马问道。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普缇语带紧张地回应,无奈地摇头,《国家地理频道》捕捉到普缇精神崩紧的神情,因为实际数字是4000具尸体。再专业的法医,也没看过如此大规模的惨剧,到了第二、三天后,尸体已腐烂地面目全非,无法以眼睛来辩识尸体身份,一个接一个冰箱运送到灾场,首先将外国人尸体放入冷藏,普缇批准海外志工处理外国人的认尸工作,本地志工则处理本地人的尸体。【热点新闻:专访泰国法医普缇】‧2010.09.01